赫鳞

歉意。

一天的课十分困倦无法码字十分歉意。

感谢看了我的渣文笔的大家。实在抱歉。

Zzzzzzzzzz。

第二章「暗堕之时」

被短刀捅破以至破烂的大门如放弃抵抗,在萧瑟的风中轻幌,药妍藤四郎作为短刀中唯一存留下来的刀剑,他的工作关系到审神者的起居问题,在长谷部来之前审神者的房间全是药研在打理。第一把消失的短刀是五虎退,在最后一只小老虎消失之后他也随之不见踪影。

现在一切都已真相大白,在审神者办公桌下匿藏着一个地下室,被命令强制出阵后的刀剑们伤痕累累且失去了审神者的灵力输出仅剩本体凌乱地摊在地上。笔记本电脑中还藏着审神者拍下自己罪行的照片,审神者还在帖子上炫耀着自己的犯罪事迹。

「大将,不打算为自己解释些什么吗。」

「那个地下室里的一切,以及您手中电脑里的记录。」

几乎是肯定的语气,药研的声线低沉到了极致。审神者下意识身体向后仰去,直接瘫坐在地,手肘撑在地面,双臂不止颤抖,他的脸色惨白。也许政府会替他解决一切,或是这一切只是数据可以重新启动的那种,他这样天真地想着。

锋利的刀刃顺风直直砍向审神者的腳腕,流出的血液染红了审神者的裤腿,透过伤口深处可以瞅见是一截白骨。审神者因疼痛而发出呜咽声,因求生欲与恐惧于是用着颤音向药研求饶。

「呜…不要杀我!!」

「当然了,您可是我们所“珍爱”的大将。」

药研几乎是咬着牙齿说出这句话的,他用那副不知是否是装出来的怯懦骗取了大多数刀剑的信任与关怀,那副伪善的脸让药研想要立刻撕扯下来,他如此期望眼前的审神者变成真正怯懦的模样。

长谷部将所知道的一切都隐藏了起来,但这不代表其他刀剑不会怀疑与探查。一切仿佛都是冥冥之中注定,审神者因各种因素露出丑恶面孔,毁掉了这座本丸,刀剑们的过渡纵然与对他的过渡相信导致了同伴的伤痛。

一记刀背劈在审神者的后颈上,随即收起本体,药研将地上比他还要矮几厘米的少年用双手横抱起,不出意外的轻盈,睫毛在隐约的月光下泛着白光,较好的面容却让人想不到以往的所作所为,那张伪善的脸仿佛是天生的。

药研用膝盖顶开审神者房间的门,不紧不慢地挪开办公桌,打开那个审神者自以为高明的地下室。月色朦胧,透过窗帘的仅有几丝光线,审神者倒是在这之后便不会在看见这般景象了,被无尽黑暗笼罩的阴冷地下室最多只会有单只的蜡烛与他作伴。

不满伤痕的短刀们被药研藏到了自己的房间,他试图用自己的灵力去治愈与用膏药擦拭拼接裂痕,本体中的付丧神却未出现。

这间地下室还莫名配有手铐和锁链,很明显是审神者之前打算做些什么但并没有成功或是放弃了并打算一走了之。一气之下,药研将手铐套在昏睡过去的审神者的手腕与腳腕,冰凉且带有硬度的器物桎梏住审神者的双手与双腿。也许早该这样,药研低沉地呢喃道。

「那么晚安,大将……」

「明天可不会像今天这么好过。」




不正经的花絮小剧场:

审:啊啊,感谢大家收看。这大概是个警示新人的日更小视频,黑暗本丸里的审不好过的。

主持:嘛,我倒是想问问药研桑,要是您的大将要是真的做出这种事您是会向着弟弟们还是他。

药研:当然是选择原谅大将了。「微笑」

审:停停停。越笑越瘆人啊喂。

第一章<暗堕之时>

赤色的血液染红了审神者的双手,尽管他尽力用纸巾疯狂擦拭痕迹依然存在。夜色正浓,茶杯里还氤氲着热气,他低声喃喃自语将怀中的笔记本电脑摊开。

「我做到了……」

「看吧,我超厉害的。」

他将屋内的整幅悲惨状发到了帖子上,几条嚣张的言论被他播散在网络上,谩骂他的言论倒是居多,引起了这样的注意,他却不仅不觉得后悔反而自满。

膨胀的存在感使他得意至极点,从未有过的心情使他有了更多奇异体验。在人间界相当于犯罪的行为被他做尽,刀剑们过渡的放纵让他觉得有些理所当然,被封印的长谷部的身体渐渐散去变为虚无,本体整个正落在地面,血迹装点着周围。

「反正你也会原谅我的。」

审神者自我安慰着,双手却不止的颤抖。他将这些付丧神的一切都毁掉得干干净净,连作案的一点痕迹都未留下,如今才知自以为厉害的手段漏洞百出。审神者开始恐慌,恐慌这座本丸里剩下的刀剑们的报复。

「不会的!他们肯定只是数据。哈哈……哈。」

审神者试图催眠自己的大脑神经,他在网络上曾查到一些有关资料,声称付丧神只是时之政府复制出来的数据,虽然没有任何依据他还是硬生生将这一猜测埋入大脑。

现在他已有准备,便是立刻向时之政府提交退职报告然后走人。这座本丸的瘴气有些让他喘不过气来,行李箱被匆匆忙忙的打理好摆放在门口,他迅速起身提起箱子朝大门奔去。

「做完坏事就想一走了之。」

「大将,您可真是个坏孩子。」

熟悉的声音传入审神者的耳中,他先是一颤,随即向后退去,木质的和式门被门外的药研一刀插穿。

引子/暗堕之时

夜幕之时的本丸空旷与寂寥,硕大的日式屋子里本该居住着大半个刀帐的刀剑,如今却仅剩下十几位主力。大家都在尽力隐忍,隐忍那位性格怯懦表明和善的审神者,这样的人本该做不出这般过分的事情,将昔日的本丸堕落成如此这般地步。

从那些日子起就有某些不对劲了。

五虎退的小老虎们隔几天就会消失一只,谁也不知道它们去哪了,那些毛茸茸可爱的小家伙们。审神者总会用着担心的虚伪面容去关心他,安抚他,故作慌张去寻找小老虎们。亲眼目睹了一切的长谷部默不作声,一只只生活的生命被扔进了刀解池,他却选择了过渡相信与纵容这位审神者。

随后是被恶意损坏的刀剑本体,或是突然消失的短刀。

审神者偷偷将一级未带刀装的刀剑们送上偏远战场,便再也没有消息。

同伴们莫名的伤亡与这座本丸的瘴气让长谷部开始警觉。

「主上,请不要再这样做这种事了。」

……
「好好和大家道歉吧。」

长谷部尽量将头往下低,他在悔恨。

审神者的心脏跳动的厉害,他在赌。赌他们的底线,可如今一切都被眼前的付丧神知道的一清二楚,已经没有退路了,审神者享受着犯罪的刺激感却又害怕着被暴露那颗丑恶的心灵,如此矛盾。

「长谷部,我、我知道错了。」

「请在过来一点……」

审神者同样低下头站起身靠在长谷部的身上,他怯懦悲伤的表情显示(伪)出他的自我悔恨,右手却持着黑色贴着符咒的匕首,狠狠捅入长谷部的心脏处。

长谷部的双瞳骤缩,血液不住的往外流出。他失算了,还未告诉同伴们真相的他仅能闭起双眼安眠。

「反正你会原谅我的不是吗」

审神者颤抖着双手,摇摇晃晃地支起身体。

一个脑洞梗,会很快开始写

男主性格怯懦且自私,表面伪善模样。是家中最年幼的且不被家人看重,存在感微弱。任职审神者初期比较正经被刀剑们所喜爱,在一段时间里瞅见网上与黑暗本丸有关的消息,于是开始好奇,逐渐沉迷于黑暗本丸的刺激感,试图将自己的本丸陷入堕落之中。在计划完全行通之后打算逃跑,却被刀剑们当场抓住,于是男主丑恶的心被暴露出来,碎过的刀剑又再次重现。

细节什么的码的时候在想吧

第一次码文,结局会悲与血/腥无误。

肉什么的会尝试码。